当前位置:主页>租房故事>

我跟男友的死党一夜情后同居
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[摘要] 欧阳白雪和毕勇一见钟情,并在临近两年分别之际以身相许,约定相互等待。可因为一次莫名其妙的“意外”,她和毕勇的好友古啸发生了性关系。从此,她在悔过和犹豫中度过。在对毕勇的负疚中,她不得不跟古啸同居。可是,欧阳白雪不甘心……

A·从网友到恋人,离别前我以身相许

[对话]

记者:既然知道马上要分开两年,为什么在那么短时间就和毕勇同居了?

白雪:我爱他,所以愿意等他。他也让我等他两年!爱情让我有了信心!

[讲述]

2004年9月,我在都江堰一家公司上班。通过一个网友的介绍,我在网上认识了毕勇。

那时候,他正疯狂地迷恋网络游戏,每天晚上都守在网吧里。可自从认识了我,他就放弃了网络游戏。我们在网上交流了一个多月,每天都在网上聊通宵,似乎有无穷的话题。毕勇比我大两岁,在成都南门一家公司做销售。渐渐地,我们越来越亲密,竟然相约成为恋人。也许在那时候,我就真的爱上了他。

10月30日,是毕勇的生日,他提出想和我见面。那天正好是周末,我回了成都。毕勇比网上给我的印象更好,不但长相帅气,还是那种特别懂女人心思,讨女人欢心的男人。那天,他的一帮朋友都来给他庆祝生日,大家一起吃饭、唱歌,又去上网,闹到很晚才散,真是开心。这次见面,我们彼此心仪,网上的相约成了现实。我们真的相爱了。

第二天,我恋恋不舍地回了都江堰。可刚过了一周,毕勇却在QQ上告诉我:“11月14日,我就要被公司派到青岛两年,我们能再见一面吗?”我听了很着急,连工资都没领,赶紧就辞职回了成都。可很快他又得到消息,说要12月份才会走。

没想到,刚过了几天,我父亲就生病住院了。医院就在毕勇家附近,为了照顾方便,应他的邀请,我晚上住在了他家里。过了两天,我们就住在了一起,发生了关系。那天晚上,毕勇深情地对我说:“我要离开两年,你一定要等我。”我慎重地点头答应了,我觉得自己爱上了他,有信心,也乐意等他两年。

毕勇去青岛后10多天,我才发现自己怀孕了。我一时惊慌失措,连忙悄悄跑到医院去检查。慌乱之间,我没听清医生说什么,好像说是什么宫外孕,弄不好后果很严重。我被吓哭了,连忙给毕勇打电话,可一直无人接听。晚上,我就趴在床上给他写信:“也许我会死的,如果死了我也心甘情愿。”当时,完全是一种为爱赴死的感觉。后来才知道是医生是说其他人,而我则一场虚惊,我独自去医院做了药物流产。

我独自承受着这场爱情带来的疼痛,却心甘情愿。

我们几乎每天都要通半个小时的电话,说不完的思念和甜言蜜语。毕家开了一家水吧,应毕勇父母的邀请,我去他家店上帮忙,平常就住在他家。毕勇的父母对我都很好,几乎是把我当准儿媳在对待。过了一段时间,我父母和他们也见了面,并约定等毕勇回成都后就给我们办喜事。
上一页12 下一页
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